搜狐評論-搜狐網站> 時政評論
國內 | 國際 | 社會 | 軍事 | 評論

中國經濟如何擺脫“新平庸”狀態?

來源:新華網 作者:高連奎
  • 手機看新聞
原標題:中國經濟如何擺脫“新平庸”狀態?

  或許,只有先解決了政府債務危機,才可以真正的將經濟走向正軌,也才能真正走出新平庸的經濟狀態。

  日前,國家統計局公布第三季度增長6.7%,這已經是連續第三個季度維持6.7%。中國9月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年率增長7.7%。同時,另有數據顯示,截至今年9月底,中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負債已較去年同期增長了4.7%,CPI上漲2%,這些數據談不上好壞,只能用國際上比較流行一個詞來形容,那就是“新平庸”狀態。

  “新平庸”的概念來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。2014年,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首次以新平庸概括陷入低增長、低通脹、高失業和高負債中的世界經濟。目前,中國經濟除了不存在高失業之外,在其他幾個方面基本相同。

  其實如果不能找出并解決當前經濟的深層次矛盾,如果沒有大刀闊斧的改革,經濟不會出現根本性好轉。我認為當前沒有能很好展開變革,主要是因為三方面的錯誤,首先是對經濟危機的本質分析錯誤,第二是對貨幣主義學派的效果認識錯誤,第三是對上世紀走出大蕭條的原因理解錯誤。

  本次經濟危機的本質是政府債務危機

  首先,我們看本次經濟危機的本質,并非生產過剩危機,也不是金融泡沫危機,而是政府債務危機。華爾街金融危機源于美國小布什政府發動兩場戰爭欠下巨債,不得不削減政府保障房支出。而這一策略則是由政府企業(兩房)提供擔保,最終由銀行將窮人的貸款證券化,以金融衍生品的形式賣給全世界投資者,最終釀成次債危機。但最初的源頭是政府欠債甩包袱,政府債務向民間轉移的結果。

  美國雖然是金融危機的始作俑者,但各國政府債務高企已是不爭事實。面對政府債務危機,目前人類還沒有拿出解決債務危機的方案,甚至幾乎沒有學者進行這方面的研究。

  經濟危機之后,貨幣學派的量化寬松政策受到廣泛認可,但貨幣寬松能夠拯救世界經濟嗎?實踐證明不行,西方國家實現零利率一方面是讓人們不要存錢,而是消費;另一方面也極大降低了企業財務成本擴大企業投資,但是在流動性陷阱的情況下,正作用不明顯,副作用卻很突出,最明顯的結果是做金融普遍沒有利潤,甚至一些國家出現了購買債券還要倒貼錢的情況,甚至歐洲國家出現了銀行破產。

  市場低利率將導致經濟停滯化,因此在市場低利率環境下,金融資本變得非常廉價,金融資本無利可圖,也就不會主動支持實體經濟,因此市場低利率不但不會支持到實體經濟,甚至會導致資本外流,這也是日本經濟曾經的情況,因此貨幣學派的量化寬松不可能拯救世界經濟。

  大蕭條的成功突破源于財政改革

  第三,大眾對上世紀拯救大蕭條的成功經驗理解有錯誤。人們往往將羅斯福新政的成功歸因于凱恩斯主義,但據我分析,美國走出大蕭條,并不完全是靠凱恩斯主義所主張的赤字投資政策,而是因為羅斯福重構了美國財稅體系,這是凱恩斯主義的要義中所不具備的。

  比如現在維持美國財政收入的第一大稅種個人所得稅,和第二大稅種社會保障稅都是羅斯福新政時建立的。在大蕭條之前,個人所得稅在美國只是少數人才交,可以忽略不計。羅斯福新政后,個人所得稅成為美國第一大稅種。在大蕭條之前,美國沒有社會保障稅,大蕭條后社會保障稅成為美國第二大稅種。有了這兩大稅收做基礎,美國政府才有充足的財政進行財政投資,而且美國現在的財政體系仍然是羅斯福新政時期奠定的。凱恩斯主義只能拯救小蕭條,拯救不了大蕭條,大蕭條要靠財政改革。

  經濟危機爆發后,世界各國采取了不同的拯救方案,總結起來無非是三個經濟學派的主張——貨幣學派、凱恩斯主義學派和奧地利學派。美國采用的是貨幣學派的量化寬松政策,歐洲先是采取奧地利學派的財政緊縮政策,后轉向量化寬松政策,中國先是實行凱恩斯主義經濟政策,后又轉向奧地利學派的貨幣緊縮。

  然而,目前來看,無論哪種學派對解決經濟危機都不是最優辦法,而且對于政府債務危機這一根本性問題,沒有一個學派提出主張。如果經濟學界對政府債務問題視而不見,那必將導致經濟危機長期化,世界經濟很難重啟增長。因此我們必須提出新財稅改革方案才能拯救經濟危機,幫助世界各國走出債務泥潭。

  當今世界的主要國家無一例外面臨政府債務問題,這絕不是哪個國家的偶然經濟政策失誤所致,他們是具有共性的。因此,在解決這些問題時也只需一個共同方法,而且需要一次像羅斯福新政一樣力度的全面財稅改革,這也是筆者一直研究新財稅主義的原因所在。

  經濟危機因財稅不能滿足經濟發展

  “新財稅主義”認為,一個國家的財稅水平必須與該國經濟發展水平相適宜,隨著國家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,稅收必然會呈現不斷升高的趨勢。政府必須不斷改革國家的財稅制度、財稅種類與征收方式,來適應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與財政支出的加大。

  因為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越高、社會分工越細,人民對政府服務的需求就會越多,越需要高水平的社會福利、學校教育和醫療水平。回顧歷史,第一次工業革命后,在頻繁的經濟危機和工人運動的逼迫下,人類建立了社會保障體系;第二次工業革命后,人類建立了社會福利體系——財政稅收都相應進行了大幅提高。

  反觀此次經濟危機,“新財稅主義”認為,這是國家的財稅水平滿足不了國家經濟發展水平的結果。本輪經濟危機以債務危機為核心,其根源正是在于上世紀美國總統里根開啟的“減稅風潮”。因此,如果再以此解決經濟危機,繼續減稅、增加赤字,政府將面臨巨大的利息支出,最終每年的新增財政收入只能用于還利息,而不能用于經濟建設,政府財政會陷入“以債還債”的惡性循環中。所以,減稅只能是階段性政策,不適合中國與世界。

  “新財稅主義”中提出了五條結構性調稅的政策建議,兼具可行性與創新性:增加享受型產品和奢侈型產品的稅收,降低生存必需品稅收;增加成熟工業品稅收,適當降低高科技產品稅收;增加機器密集型產品稅收,降低勞動密集型產品稅收;增加專項服務收費,降低企業增值稅和所得稅等公共稅收;個人所得稅地方化,降低個人所得稅稅率,增加納稅群體。

  或許,只有先解決了政府債務危機,經濟才可以真正走向正軌,也才能真正走出新平庸狀態。(高連奎)

www.iyugtech.com false 新華網 http://news.xinhuanet.com/fortune/2016-11/07/c_1119859847.htm report 2819 或許,只有先解決了政府債務危機,才可以真正的將經濟走向正軌,也才能真正走出新平庸的經濟狀態。日前,國家統計局公布第三季度增長6.7%,這已經是連續第三個季度維持
(責任編輯:齊賀 UN656)

我要發布

熱點推薦更多>>

搜狐社論更多>>

南方水災堪比18年前

檢討抗災路徑依賴,既不在天災中豎英雄也不忘在人禍中悲憫蒼生…[詳細]

我來說兩句排行榜

客服熱線:86-10-58511234

客服郵箱:kf@vip.soh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