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狐網站搜狐星空

如何看待“疫苗之殤”

對于不幸遭遇偶合效應的家庭來說,幫助他們度過生活危機、完善救助體系是值得有關部門研究的,因為從科學上來說,只要疫苗的生產管理到位、注射流程到位,偶合反應即便在發達國家也無法被完全排除,屬于正常現象。

  “曾經學習優秀的李致康現在終日呆坐或者躺著,大小便都在床上解決”“梁嘉怡已經12歲了,身體卻依然只有五六歲孩子的大小,生活完全無法自理”“年前高晨翔就是在這個炕上打了疫苗,這一針讓他的余生都只能在炕上度過”“拍完這張照片后不到一個月,龔子崇便離開了人世”……


中國每年新增新生兒1600多萬名,每年注射的疫苗超過10億劑次。[詳細]

  16幅照片,15個患者,其中兩位已經離開人世。《南方都市報》的這組圖片報道,將這一切歸因于疫苗,斷言他們都是“疫苗受害者”。與以往看到類似報道時一樣,我非常同情這些患兒及其家屬;然而,對于記者如此草率地將病癥與接種疫苗相關聯,我深深失望。

  重新探討這個話題,依然需要普及基本知識:不合格疫苗導致的最嚴重問題有兩種:其一是疫苗已經失效而未被察覺,讓接種者在無意識情況下暴露于相應疾病之下,這對于狂犬、破傷風之類疫苗來說,將可能產生嚴重后果;其二是疫苗滅活不徹底(或減毒不到位),這相當于給接種者注射了相應病原體。無論是兩年前的“山西疫苗案”還是本次南都的報道,均有一兩個相對靠譜的案例,患者疑似因疫苗滅活或減毒不徹底而致病。

  兩種嚴重后果之外,無論疫苗合格與否,都還可能產生另一種不那么嚴重的問題,那就是引發人體過敏。此外,關于中國疫苗制造與管理行業而言,一個常識性結論是:以成熟工藝正規生產的疫苗,沒有高風險,屬于極低風險的生物制品。減毒與滅活均屬于生產疫苗的傳統工藝,對于中國各大生物制品公司來說當然不在話下——中國甚至已生產出更先進的基因工程疫苗(包括乙肝、甲肝及脊髓灰質炎疫苗)。

  那么,中國在疫苗生產行業是否真的存在問題?答案是肯定的。此前,大連金港安迪、江蘇延申、河北福爾均被報道過所生產疫苗存在效價不足的問題。所謂“效價不足”,簡單解釋就是因生產商偷工減料而導致疫苗中的有效成分(抗原)不足,這將讓接種者不能產生足夠的免疫力(金港安迪違規添加“成分外核酸物質”,也是為了節省抗原,這同樣可能導致效價不足)。在我看來,無論是現在還是將來,國產疫苗“效價不足”依然是媒體及管理部門最值得保持警惕的問題。

  最后還得說說政府時常提到的“偶合效應”。老百姓不那么容易理解這個詞,我在此簡單解釋一下:某種疾病來臨之前,患者剛好經歷了與該種疾病原本毫無關聯的某種因素(本文探討的問題中,這一因素便是“疫苗接種”),是為“偶合”。不僅僅是病因的尋找存在偶合,疾病治療中也時常存在偶合——病人在痊愈之前碰巧接受了某種原本不對癥的治療。偶合現象成就了許多巫醫,他們會因此而幸運地被人們看成神醫。對于偶合,有一個形象的比喻:偶合的兩者,屬于“雞叫”與“天亮”之間的關系。

  那么,為什么有關疫苗的偶合格外多?這個問題很好解釋:因為小孩子幾乎都要接種疫苗,中國人對于疫苗又有一定的心理障礙(容易將疾病與之關聯),同時媒體人也更愿意去發現它。反過來思考,人總要生各種疾病,中國這么多人接種疫苗,偶合事件并不奇怪。如果大家一視同仁去尋找,那么偶合現象發生在“吃飯”“喝水”之類因素的案例將更多,只是人們一般視這些因素為“無風險”,不易將之與疾病相聯系而已。

  當前情況下,對于那些不幸遭遇偶合效應的家庭來說,如何幫助他們度過生活危機、完善救助體系才是值得有關部門研究的,因為從科學上來說,只要疫苗的生產管理到位、注射流程到位,疫苗就是安全的。偶合反應即便在發達國家也無法被完全排除,屬于正常現象。

  在此,我還必須給出一個大家很不愿意看到的、未來可能會出現的結果:一旦人們對于疫苗的誤解和恐懼,此類“偶合”事件因而將進一步增多,從而陷入一個惡性循環,影響中國兒童的疫苗接種率,讓他們更多暴露于實實在在的危險之下——那時將可能出現真正的“疫苗之殤”。

專欄策劃: 搜狐評論 南海網

最新文章

我來說兩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