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狐網站搜狐星空

中國經濟該不該微刺激?

刺激的話不能輕易說,政策更不能輕易出臺。提高對經濟增速下滑的容忍度,咬牙通過改革要紅利,唯有如此,經濟政策才能避開總是兩難的境地。李克強博鰲論壇演講也指出,不會為經濟一時波動而采取短期的強刺激政策。

  博鰲經濟論壇正在舉行。與往年關注后危機時期美國經濟不同的是,今年對中國經濟政策的關注度空前。


加大棚戶區改造力度等“鐵公基”項目重啟,隱有刺激經濟印轍。

  原因在于,4月以來,隨著中國經濟增速下滑的擔憂加劇,給中國經濟微刺激成了熱門詞。而一些跡象似乎在證明著微刺激的真實性。鐵路總公司上調今年的全國鐵路固定投資和新線投產里程,預計投產新線6600公里以上,加大棚戶區改造力度等“鐵公基”項目的重啟,讓人隱約感到踏上了過去政府主導下的刺激經濟印轍。微刺激會不會演變為“穿新鞋走老路”,從而制約政府職能轉變、產業結構調整等深化改革的進程,不能不讓人有所擔心。

  中國經濟該不該微刺激?關鍵不在經濟增長能否達到預期目標,而在其增長是否足夠真實,以化解今年極其嚴峻的就業壓力,同時具有可持續性。就經濟增長的目標看,盡管世界銀行近來下調了包括中國在內的東亞地區的GDP預期目標,市場也普遍認為今年全年增速將低于去年的7.7%,但幾乎沒有人懷疑經濟增長仍可保持在7-7.5%的合理區間。

  當然,經濟增長更真實的指標是發電量,2014年初日均社會總發電量相較上年確有下降,這增加了人們的擔心,但并不能憑此就說,中國經濟已到需要刺激的緊迫關頭。事實上,發改委曾就此表態:發電量疲軟與經濟形勢無關。

  由此看來,當前所謂微刺激已經全面啟動的說法,要么是制造聲勢的氣球,要么就是猜錯了決策者的心思。上調鐵路固定投資和新線投產里程可以視作信號嗎?換一個角度看,過去高度依賴““鐵公基”時期,既給鐵路留下了巨額債務,也留下了許多半拉子工程。這些工程如果不完工,鐵路改善負債表固然困難,還會造成更大的浪費。就此而言,上調鐵路固定投資未必只有刺激經濟這一個目標,還可能有收拾過去爛攤子的意圖。同理,與其說棚戶區改造是為了刺激,不如說是為了民生,其帶動下游產業刺激經濟的作用,只是附加值。

  那么,微刺激的說法何以如此火熱?大約出自兩個方面:一方面,從外部環境看,盡管美國經濟的復蘇極其真實,但遠沒有達到很快會加息的地步,相反,美聯儲的鴿派新掌門耶倫在反復強調復蘇勢頭低于預期,這為美國在退出QE的同時延長其零利率政策創造了環境。而經濟表現不如美國的歐盟,在多年的審慎之后,內部開始討論實施零利率至副利率政策的可能性。日本則在享受著刺激性的“安倍經濟學”的最后盛宴。全球最主要經濟體的刺激性政策,似乎為中國也實行刺激政策提供了共同暗示。保爾森就呼吁,中國也應該實施“理性的刺激”。

  此外,與中國處在同一檔次的新興經濟體,則多數在遭遇美元回流帶來的痛苦。這種情況,在今年可預見的時間內還會反復出現。可以說,今年中國經濟的外部環境遠不樂觀。

  另一方面,從內部環境來看,盡管中國內部的深化改革已經在多數領域啟動,但改革紅利還遠未發揮出來。雖然在互聯網金融帶動下,居民獲得了從監管空白處套利的機會,但有爭議的監管措施正在不斷推出。而實體經濟特別是民營資本主導的中小微企業仍然不夠活躍。這些情況,形成了經濟增長的主導權仍然掌握在政府手里的表象。而沒有實現社會資金的普遍參與,經濟增長的空間必然有限。

  面對這種糾結,該怎么辦?以投資帶動是最簡便和短期內最有效率的辦法。但是,經過2009年以來的強刺激,這種辦法已有邊際效應遞減之勢。更重要的是,假如這樣做,只會強化政府的審批監管職能,從而使建立權力清單、規范政府行為的改革滯后。如此,即使刺激有些療效,也將被沖銷抵扣。

  刺激的話不能輕易說,政策更不能輕易出臺。提高對經濟增速下滑的容忍度,咬牙通過改革要紅利,唯有如此,經濟政策才能避開總是兩難的境地。4月10日的博鰲論壇年會開幕式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發表主旨演講也指出,我們不會為經濟一時波動而采取短期的強刺激政策,而是更加注重中長期的健康發展,努力實現中國經濟持續健康發展。

專欄策劃: 搜狐評論

最新文章